喵的喵笨笨

*611賀文

*ロイアイの日

雖說難得休假,但是一口氣把接下來幾個禮拜份量的日常必需品一次買齊的決定果然太過草率了。

當莉莎霍克愛費力地兩手抱著滿滿一紙袋的日用品站在自家門口費了一小會兒,好不容易騰出隻手從口袋裡掏出鑰匙開門,才後知後覺的體認到這件事,

「我回來了。」

屋裡一片沉寂。

平時聽到她回來的招呼聲,總會興高采烈地從屋裡跑出來圍著她蹦躂一番的疾風號反常的沒有任何動靜。

她下意識地伸手確認腿上配槍的位置,手指隔著裙襬縫隙感受到的冰冷質感讓她安心的同時也跟著冷靜了下來。

剛剛她是用鑰匙打開門鎖的,這個簡單無比的動作告訴她一件重要的事實一一門鎖和她出門前一樣完好無缺。

這讓她快速地否決掉腦海裡一閃而過的最壞念頭。

而在她徑直走進廚房到將採買的東西一一整理分類完的過程中,仍舊沒有看見疾風號的身影。

她試著呼喚了一聲,什麼動靜也沒有。

到底跑去哪裡了呢?也沒有在平常睡覺的地方。

莉莎邊想邊走進客廳,映入眼簾的畫面讓她愣了一下。

沒找到疾風號,但找到另外一隻大型犬了。

她不請自來的上司此刻正躺在她家的沙發上睡得正沉。

他以嬰兒一樣的姿勢蜷縮著身體、屈膝將雙腿向胸口處折,背脊向後緊靠著沙發椅背,盡最大限度地將自己的身體縮到最小,成功地將自己全身塞進一座對成年男性來說尺寸偏小的沙發上,以一種看起來就不甚舒服的彆扭姿勢。

她迅速地從驚訝(或者該說是驚嚇?)中回過神,不忘在心裡感嘆自家上司身體奇妙的柔韌度和對她家沙發投注的熱情。

而待莉莎稍微走近後才明白,為什麼熟睡中的男人要以這麼憋屈的姿勢將自己往沙發內側裡塞。

她的愛犬正四腳朝天舒服的睡在她的上司旁邊。

像是協商好了的一樣,兩人剛剛好地各佔據了沙發一半的位置,不過這對身材比起中型犬高大許多的男人來說可說是吃足了虧。

她無奈地苦笑,受她嚴厲教育的影響,從還是幼犬時,疾風號就很明白上下階層關係及服從命令的重要性,對身為主人的莉莎可不敢放肆,說一不二。
但疾風號也不知怎麼理解他和羅伊的關係,無論莉莎好說歹說,疾風號對主人溫順的服從性卻唯獨不適用在按理比莉莎階級更高的羅伊身上。

當然也可能是會幼稚的和疾風號較真的羅伊太小家子氣,沒有身為一個主人該有的氣度吧。

她往前幾步蹲到沙發上的男人垂落下來的左手邊,注意到一旁皺成一團堆放著的衣物,要不是上面顯眼的藍和軍階,她可能無法確定那堆究竟是男人的軍服還是疾風號習慣用毯子做成的小窩。

羅伊將白襯衫打開兩個釦子扯鬆了領口,但只來得及將右手的袖子捲到手肘處。

他曲折手臂的姿勢微微撑起衣服,合身的襯衫跟著繃緊出一條條皺摺。

莉莎以雙膝著地的姿勢探出上半身,注意維持下半身的重心,以免不小心跌到熟睡的男人身上,她拉起睡夢中完全失去自主意識的右手翻轉,找到袖口處的鈕扣解開,順著男人結實有力的手臂線條慢慢往上捲到手肘處。

確定袖口好好固定住不會滑落後,她起身走出客廳,等她手上抱著從臥室取來的薄毯回來時,黑色疾風號已經清醒了,正端正地坐在沙發上,看見她的身影後眼睛一亮。

莉莎看著興奮地搖著尾巴嗚嗚撒嬌的愛犬,趕緊將手指放在唇上示意他保持安靜。一面不忘將手中的毯子蓋在沙發上熟睡的男人身上。

疾風號在莉莎完成一系列動作後輕巧地跳下沙發,正好落在她的跟前。

咕嚕轉了一圈調整好姿勢後,抬頭用期待的眼神看向她。

對此,她在疾風號濕漉漉的鼻頭上吻了一下作為乖乖聽話的獎勵,疾風號開心得趴下身子,莉莎了然地用手掌順著牠的後背上下撫摸。

疾風號舒服得發出呼嚕聲,用盡全力撒嬌的愛犬讓她輕聲地半是教訓半是疼愛得說。

「以後可要讓著羅伊一點唷。」

「  汪! 」

響亮有力的回應迴繞在不大的客廳裡。

羅伊緊接在其後跟著發出含糊的呻吟聲,貌似被疾風號的動靜打擾到,但他在狹小的沙發上勉力地做到了變換姿勢的行為後隨即恢復平靜,終究沒有甦醒。

「真是拿你沒辦法啊。 」

對搖著尾巴顯得得意洋洋的疾風號,她只能無奈的苦笑。

果然寵物會像主人這句話不是沒有理由的。

莉莎轉而端詳起經過一番動靜後仍處於熟睡中的羅伊。

少了平時散發出銳利光芒的雙眼,加上睡著後舒展的眉頭和毫無防備微微張開的嘴,讓原本就比實際年齡看起來年輕許多的男人更顯稚氣。

她伸手將男人遮蓋到眼上的前髮稍稍撥開,虔誠地吻上此時緊閉著的雙眼。

只有她知道頂著看起來仍保有年少輕狂氣焰臉孔,總是嬉皮笑臉的男人,是如何將一路走來無法擺脫的罪孽與堅持的執念交融,烙印在自己眼底深處後,並用與之同樣深沉的雙眼掩蓋住,不讓任何人發現。

順手撫過羅伊因為變換姿勢壓得亂七八糟的頭髮,以不驚擾他的力度伸手探入柔順的黑髮間,將他們一一梳理整齊,感受著掌下更加纖細,不同於疾風號的觸感,確實有種她其實不只養了一隻狗的錯覺。

而她手下的大型犬貌似對頭上輕柔的撫摸很受用,在她停下手上的動作後,還鍥而不捨地用毛茸茸的腦袋去蹭她。像極了剛才向她撒嬌的疾風號。

她垂下視線,對上羅伊笑得瞇起的眼睛。

在莉莎還沒反應過來前,羅伊反手抓住她撐在沙發邊用以保持身體平衡的右手微微用勁,趁著她失去重心,一下子將兩人間的安全距離縮短到可以感受到彼此溫熱的氣息拍打在臉上。

幾綹垂下的金色髮絲隨著慣性在靜止的空氣中微微晃動。

搶得主導先機的男人耐心地慢慢用自己的唇摩挲她的,抓準她放鬆下來的空隙,下一秒,兩人的舌已經難分難捨地勾纏在一起。

忘了誰先讓步的,但兩人分開時呼吸都有些急促,顯然這場較量誰也沒讓誰佔到便宜。

「想叫人起床是要這麼做的哦。」

「……上校,您是什麼時候醒來的?」

「 剛剛?」

「請您說的具體點。」

「好吧。妳跟疾風號說話的時候就醒了」羅伊對她報以一個愉悅燦爛的笑容。

想到剛才自己的行為不僅全被羅伊看在眼裡,還讓他趁機佔了便宜莉莎不由得覺得臉上越來越熱,她倏地站起來拋下一句“您都幾歲了下次請不要再做這種事了!”就匆忙走出客廳了。

羅伊維持橫躺的姿勢,撐著下巴欣賞莉莎透著慌亂的背影和快速蔓延到耳後的紅色,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視線外。

「怎麼樣?」

他滿意地翹起一邊嘴角,對身旁的疾風號投以得意的眼神。

疾風號只是抖抖耳朵,靈巧地用腳掌將旁邊找到的布料堆成一團後躺進去,閉上眼睛,決定不去理那個幼稚的男人。

*

「上校,我說,您的衣服上也太多狗毛了吧?」

「咦,您什麼時候養狗了嗎?」

「說來,這個顏色有點熟悉……」

角落的疾風號”呼”地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眾人的視線停在疾風號身上好一會後齊刷刷地轉回羅伊身上。

「流浪狗!最近我家附近跑來好多流浪狗真是讓人頭痛啊哈哈哈哈哈。」

“絕對是騙人的!”對於部下們此時明顯寫在臉上的想法,羅伊果斷地選擇轉過身無視。

後記

期末水深火熱中總之還是趕出來了,因為沒有時間總之是想到什麼寫什麼的亂七八糟小短篇😂

梗來源是上禮拜看到朋友和她男友一起穿著整身沾滿一看就是寵物毛的T恤來上課,問了果然兩個人從上個月開始一起養狗了。

上課的時候看著兩個人沾滿狗毛的背影就突然有感而發。

這種不用言明,從細節處就可以看出兩人間共同生活感的地方,在我心裡是愛情(感情)最好的一種形式。

十分的羨慕呢(笑)

話說寫出來的東西跟我原本構想的內容完全不一樣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題外話,朋友家的狗狗跟疾風號一樣是短毛犬,但還是很會掉毛,所以我覺得疾風號應該也是(吧)

莉莎對小細節也很注意所以不會讓衣服沾上狗毛的,與之相反的,羅伊完全不會去注意這種小地方hhh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