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的喵笨笨

暫定標題就是窮小子終追到富家女(嗯嗯嗯???)

*這是一個流浪貓羅伊X家養寵物貓莉莎的童話風故事

霍克愛一家從長年溫暖的南方搬到北方時,冬天的積雪大抵已經融化了,路上僅剩的一些還沒完全化開的融雪混雜著空氣裡的塵埃,已經不若原本雪白夢幻,灰濛濛的顏色像極了隔壁鄰居奶奶的灰白頭髮。

儘管如此,第一次來到北方的莉莎還是饒有趣味地張大雙眼盯著不斷從窗外掠過的,俗稱雪的東西,直到車子終於在一棟小房子前停下,她的主人一打開車門,北方冷冽的空氣逕自朝著莉莎撲面而來,她用力吸滿一肚子清涼的空氣後覺得自己已經愛上了這個北方小鎮。

 

在這個北方小鎮,沒有人不知道羅伊,他的名字遠近馳名,或許是因為對待女性的紳士風度或許是獨行俠般的神祕作風也或許是敢和惡名遠播的獵犬雷文鬥智鬥勇一一

嗯?

是的,羅伊是隻受歡迎的黑貓。

大家都對他的名聲和事跡瞭若指掌,但是沒有人知道他從哪裡來、來到北方前曾經待過哪裡,只知道有一天他就這麼自然地出現在大家面前,並在傳說會出現某國軍上校幽靈的舊屋安然地住下了。

我才不相信什麼幽靈呢,他是這麼說的。不顧所有人的勸阻。

羅伊也的確到目前為止沒碰上什麼怪事,別說幽靈了,屋子裡連隻老鼠都沒有呢。

對於認為是他趕走了幽靈,因而被附近的貓崇拜有加的冠上上校這個稱呼,羅伊也只是晃晃尾巴隨他們去了。

 當然,每個人(或每隻貓)無論多完美,多多少少還是會有那麼一兩個弱點或死穴或軟肋,隨便你怎麼稱呼它們。

 說來好笑,身為一隻居住在北方的貓,羅伊非常的怕冷,雖然沒有人說住在北方的貓就要喜歡冬天和滿地的白雪,但事實是就算以普通貓咪的標準來看,他也誇張地怕極了寒冷,以致整個冬天他都窩在自己的舊屋裡,把自己埋在一張張破爛的毯子下一一這時他就無比羨慕人類,明明平時總是光禿禿的,到了冬天卻總會神奇地多出其他額外保暖的毛皮,哪像他,一年到頭都只有這身皮毛一一聽著窗戶呼嘯而過的風雪和雪落在屋頂上的沉悶聲響,在一個個溫暖的夢境中等待春天的到來。

終於,路上的積雪開始慢慢地融化,變成一攤攤閃閃發亮的水窪,倒映著晴朗的藍天白雲,昭示著冬天即將正式結束,春天已經在轉角了。 

從發現早上起床時呼出的氣息不再因寒冷的空氣凝結成白霧時,羅伊就滿心期待這一天的到來了。

他享受了一會從僅剩框架的窗戶灑進來的陽光,伸伸懶腰,決定久違地出門散散步。

然後,才剛出門沒轉過幾個轉角,羅伊散步的好心情就消失得一乾二淨。

前陣子才在他這裡吃到苦頭的獵犬雷文在看到他後,凶狠地露出鋒利的牙齒對他叫囂,在羅伊決定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先時,以火燒尾巴般的氣勢追著他跑了好幾個街區,甩也甩不掉,鍥而不捨果然是獵犬的天性嗎?

總算,在羅伊的視線內出現了一個不錯的制高點,他藉著跑步的勢頭順勢跳上面前的紅磚圍牆,優雅地坐下後,像平常在河邊釣魚那樣晃著尾巴挑釁底下正對他露齒咆哮的獵犬。

為了報復他讓自己跑了這麼久,羅伊用前腳撥弄收集了圍牆上殘留的最後一點雪,然後啪地把他們全部砸到雷文的臉上。

聽著底下傳來的憤怒低吼,羅伊覺得心情稍稍好轉了一些。

誰叫你要一直煩我,當然他沒有想到的是,或許就是他百般挑釁的行為才讓獵犬願意捨棄其他獵物鍥而不捨地追著他跑。

欣賞完獵犬笨拙地甩頭想把臉上的雪弄下來的模樣後,他舔舔被雪弄濕的前爪,把視線落在圍牆後白色小屋的屋簷上。

從那裡穿過屋頂是回家的近路,雖然聽說最近有一戶人家剛搬進去,但身為一隻擁有柔軟肉墊、身手敏捷的貓,神不知鬼不覺地跳上屋頂可不是什麼難事。

他放低重心,後腳一蹬,漂亮地一躍而起。

 

 碰

 

窩在壁爐旁邊半睡半醒的莉莎被猛然響起的沉重聲音趕跑了瞌睡蟲,一下子清醒了過來,抬起頭好奇地環顧四周。

 窗外的一抹黑色身影吸引了她的視線,是一隻擁有修長纖細四肢的黑貓。皮毛黑得發亮,比毛色更深沉的黑色眼睛此刻正饒有興致的盯著她瞧。

「呀,我都不知道有如此美麗的小姐搬到鎮上來了呢。」

 

「你摔下來了?」

 

雖然面前的黑貓一副沒事人的樣子和她搭話,但不管多小的細節都瞞不過莉莎銳利的雙眼,她可知道原先自家門廊地板上可沒有那一塊凹痕。

 黑貓沉默地盯著她好一會兒,見她不斷用眼神示意那塊剛剛被他砸出來的凹陷,知道自己瞞不過她,只好緩緩點了點頭。

 莉莎繃著臉一會兒後還是笑了出來,深紅茶色的雙眼跟著彎成兩道迷人的弧度。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會從屋頂上摔下來的貓。

 盡管漆黑的毛色仍遮掩不住肉眼可見的紅色在羅伊臉上大肆蔓延。

他可是這地區最受歡迎的公貓,卻在與淑女的初見面就給自己丟了個大臉。這下可好了,她一定覺得他是隻蠢到不行的貓,因為該死的就連他自己也這麼覺得。

 但是風流倜儻聞名的羅伊可不會因為這點插曲就放棄認識漂亮淑女的機會。

他咳了兩聲,重整態勢,露出自己最迷人的笑容。

 

「我是羅伊。」

「莉莎·霍克愛。」

 

難怪身為一隻貓,妳有雙過於銳利的眼睛,羅伊在心裡嘆氣。

 

壁爐上的掛鐘這時響了四聲,下午四點了,是作息規律的霍克愛先生將手邊的工作告一段落走進客廳休息的時間。

莉莎知道自家主人絕不會喜歡看到流浪貓待在家門口,更別提看到他造成的破壞。

 

「你該走了。」她小聲地邊催促羅伊邊不忘回頭確認主人的位置。

 

「我會再來的。」羅伊幾乎是不加思索的就脫口而出,他堅定的聲音裡有莉莎聽不出的什麼東西,還沒等莉莎想清楚,羅伊就跳上屋簷失去了身影。

 

待霍克愛先生稍後拿著咖啡走進客廳時就會發現,平時喜歡待在暖爐旁邊打盹的莉莎不知為何改窩到落地窗旁了,以及自家門廊的木頭地板上莫名出現的小小凹陷和一連串腳印。

 

夜晚,羅伊看著頭上又圓又亮的滿月,發現心裡不知何時充滿了在午後陽光下熠熠生輝的金色絨毛和彎成月牙的紅色雙眼。

 

他想起曾在某戶人家裡偷看過的黑白電影裡的情節,嘗試著用人類複雜的語句描述他的心情。

 

一見鍾情?命中注定?

 

誰知道呢,或許是詛咒吧。

 

第二天,羅伊信守承諾地出現在莉莎面前,帶著今年春天的第一粒野草莓。

他原本就很喜歡這種酸酸甜甜的果實,現在他發現這種野生果實還有另一個吸引他的地方,野草莓鮮豔的紅色和莉莎美麗的眼睛很像。

當莉莎的身影隔著落地窗冰冷的玻璃出現在他面前時,他才沮喪的發現沒辦法也讓莉莎嘗到野草莓酸甜的滋味。好在熟透的果實散發出來的香甜氣味足夠濃厚,透過無處不在的風兒成功分享給了莉莎。

莉莎看著羅伊因為她一句很香,原本還聳拉著耳朵到一下子笑逐顏開把身後的尾巴甩的劈啪響的樣子。好笑地說"夠了你又不是狗",她這麼說,羅伊只是愉快的把尾巴甩的更用力當作回應。

 

身為一隻自由自在的流浪貓,羅伊自然而然地當起了無法自由出門的莉莎和外界聯繫的橋樑。羅伊每天下午都會來到莉莎的窗前和她說說最近小鎮上又發生了什麼趣事,比如他的手下哈博克這個月第三次被甩了、又或者是普雷達明明是隻流浪貓卻能把自己吃胖到跳不上圍牆、又或者是他最近對獵犬雷文的惡作劇。

每當說道雷文時,莉莎總會這麼打趣地回應:

「小心不要再從屋頂上摔下來了。」

 

「不會的,其他地方可沒有值得我摔下來的漂亮小姐呢。」

 

沒有故事可說的時候,羅伊總會帶上各式各樣對於家養寵物莉莎來說萬分新奇的東西,比如各種各樣散發香甜氣味的漿果、五顏六色開得正燦爛的花朵、五彩斑斕的鳥類羽毛,獻寶般的一一和莉莎分享他們背後的故事。

有一次羅伊左臉上帶著三條還滲著血的抓痕,興高采烈地叼來一根又大又漂亮的老鷹尾羽。

"我特地挑了最漂亮的那一根喔"羅伊得意洋洋地說,臉上是藏不住的驕傲。

莉莎只能無奈地要他以後少做這種危險的事,並在心裡替羅伊向無辜的老鷹先生道歉。

 

更多時候,他們倆個就只是一起讓太陽暖烘烘地晒在背上,彼此把頭靠在玻璃窗上,從遠處看就像親密地伴侶一樣臉貼著臉,然後一起睡個懶洋洋的午覺。

太陽會一視同仁地灑在分處室內室外的兩人身上,羅伊知道睡醒後兩人身上都會有太陽留下的令人溫暖安心的味道。

和我一樣的味道。他高興地想。

 

 

壁爐上的掛鐘還沒響完四下,羅伊就清醒過來了,他站起來活動四肢,是時候該走了。

 

「明天見」

還迷迷糊糊的莉莎半睜著眼睛含糊地發出類似再見的聲音。

 

「明明太陽停留的時間變多了,相處的時間為什麼沒辦法變多呢?」

他看著下午四點了卻依舊高掛在天上的太陽,喃喃自語地抱怨。

 

「白天變長了代表夏天要到了對吧?那冬天也快到了對吧?」

原本還迷迷糊糊的莉莎瞬間清醒了,連語氣都是少有的興奮。

 

 

你不能喜歡冬天多過我。羅伊嚴肅地想。

 

作為一隻三個月前都還生活在南方的貓來說,莉莎霍克愛對冬天抱持著的熱情和憧憬時常讓長年居住在北方的羅伊覺得不可思議。

 

莉莎不只一次纏著他講北方的冬天是什麼模樣。

羅伊告訴她,連日不斷的落雪會在一夜間將小鎮染成一片銀白,每戶人家的庭院都會積滿高到小腿的積雪,孩子們會不畏寒冷的在室外堆滿雪人和一座座冰屋,河川和湖面上會結上一層厚厚的冰,偶爾有陽光穿透雲層照下來時發出的光芒比寶石還耀眼。

 

莉莎會在他接著抱怨冬天寒冷的天氣及厚重的積雪令人舉步維艱的情形時,兩眼閃閃發亮地問他什麼時候冬天才會再來。

 

"都還沒夏天呢" 他會這麼回答,然後將春天含苞待放的花朵推到她面前要她不要心急。

 

 

「雖然還有半年,但也是呢,聽鎮上的人們說今年聖誕節教堂前面會有很大的聖誕樹呢。」

 

「什麼是聖誕節?」

 

「是冬天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節日。」

 

羅伊看著努力消化新詞彙的莉莎,一個在腦海裡思考多次的念頭再度浮現出來,這次他選擇開口把它說出來。

「到時候我帶妳去看吧!聖誕節的時候肯定也已經積了不少雪了。」

 

莉莎瞪大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羅伊,旋即低下頭小聲地嘆氣。

「但是我沒辦法出門……」

 

「離冬天還有大半年呢,總會有辦法的,我會想辦法的!」羅伊用深沉的黑色雙眼盯著她、一字一句說地無比認真。

 

初次見面那天他也是這麼對她保證他還會再來的。所以她知道羅伊會信守承諾。

 

 

「為什麼你一直對我這麼好?」莉莎鼓起勇氣問出一直縈繞在心中的疑問。

 

「為什麼呢?可能是詛咒吧。」羅伊笑著說。

 

盡管他平時總是笑著的,但這次,莉莎覺得她看懂了羅伊表情下代表的意思了。

 

羅伊離開後,困意再度朝莉莎襲來,太陽烤得她暖烘烘的。

 

總會有辦法的,總會有辦法的,莉莎想著這句話再度閉上眼睛。
 

夢裡,她跟隨雪地上印著的腳印往前走,她的足跡剛好足夠被雪地上留下的腳印完美包覆在內,在腳印的盡頭,是掛滿燈飾、閃爍著五顏六色光芒的聖誕樹,以及在燦爛的燈光下笑著凝望她的黑貓。黑色的夜空中無數星星閃閃發光。

後記


接下來請各位看如何一句話BE

構思這個故事的時候這個結尾在故事內容都還沒有雛形的時候就莫名出現了(笑)

準備好了嗎?


3


2


1


HERE WE GO


但是羅伊再也沒有出現在莉莎面前



哈哈哈阿哈哈哈哈這真的是個溫馨的童話風故事的^*<

评论(9)

热度(3)